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碳排放管理师 > 考试介绍 > 行业资讯 >

随着“双碳”目标的强化,我国新能源市场迎来显著爆发期
来源:碳排放管理师网 碳排放管理师网 发布时间:2022-04-12

“双碳”目标下,近年来我国电动汽车、光伏、风电等热点新能源产业获得了蓬勃发展。

  与此同时,2021年来受疫情常态化后下游需求恢复等因素刺激,传统煤炭、石油、天然气能源价格飞涨,全球范围出现了能源转型过速带来的“能源荒”。

  一方面要避免“碳冲锋”,切忌“运动式减碳”,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另一方面要推动能源转型,助力传统产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发展,推动全产业链优化升级。在此过程中,我国能源行业将呈现怎样的市场格局?

  未来新能源市场存在巨大发展机遇,短期内新旧能源产业仍将并存发展。

  新能源市场迎来显著爆发期

  2021年,随着“双碳”目标的强化,我国新能源市场迎来显著爆发期。

  “短期内,新能源市场中光伏产业发展最为迅猛,此外风电也实现了大力发展,核电市场也呈现稳步推进态势。”黄秀杰介绍,新能源有很多种类,包括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潮汐能、地热能、氢能和核能等。

  从装机上来看,我国发展比较迅速的是风电和光伏;从技术上来看,目前有较大进步的也是光伏、风电、核电。

  一方面,近年来我国优先就地就近开发利用,加快了负荷中心及周边地区分散式风电和分布式光伏建设。包括在风能和太阳能资源禀赋较好的区域,有序推进风电和光伏发电集中式开发;加快推进以沙漠、戈壁、荒漠地区为重点的大型风电光伏基地项目建设;积极推进黄河上游、新疆、冀北等多能互补清洁能源基地建设等。

  同时,国内积极推动工商业等屋顶光伏开发利用,推广光伏发电与建筑一体化应用。开展风电、光伏发电制氢示范,也鼓励建设海上风电基地,推进海上风电向深水远岸区域布局,积极发展了太阳能热发电。

  此外,我国还在合理布局新增沿海核电项目方面积极推进。开展了核能综合利用示范,积极推动高温气冷堆、快堆、模块化小型堆、海上浮动堆等先进堆型示范工程,推动核能在清洁供暖、工业供热、海水淡化等领域的综合利用。

  黄秀杰表示,截至2021年末,我国风电装机3.28亿千瓦、光伏发电装机3.06亿千瓦,占总装机约27%;但是由于新能源利用小时较低,发电量占比仅为12%左右。核电作为稳定清洁的能源,未来也将存在很大发展空间,当前核电装机0.5亿千瓦,装机占比2.2%,发电量占比约5%。

  新旧能源短时间内仍将并存发展

  伴随新能源市场崛起,2021年传统能源价格也出现集中上涨,国内外均出现了“能源荒”现象。这是否意味着传统能源短期内仍无法被替代?

  “这也是汽车越多,马车越贵的道理。”黄秀杰称,新能源快速生产建设,加快了传统能源的消耗,而减碳又让传统能源企业开始转型新能源,传统能源的投资不再向以前那么强劲,此消彼长,使得传统供需出现紧张。

  他认为,当前情况看,新能源和传统能源具有优势互补的特性,将在一段时间内并存。风光新能源清洁,但是不稳定,且能能密度低,火电有排放,但是稳定能量密度高。

  “传统能源未来也会发生角色转变,火电更多的作用是为新能源调峰调频,发挥化石能源对新能源发展‘扶上马、送一程’的作用。”对于在推进“双碳”目标的过程中,传统能源企业应该做好哪些准备的问题,黄秀杰认为,传统能源要在新能源快速发展时期保证能源的供应;要在新能源比例提升后迅速转变角色,从主体能源到辅助服务转变;也要积极探索煤化工、CCUS等新技术,提高应用场景,做到更清洁、更精细的利用。

  虽然坚定“双碳”目标,但我国相关部门也多次提出要避免“碳冲锋”。

  对于我国新能源市场发展的推进速度问题,黄秀杰认为,新能源要大力发展,也要科学发展,更要持之以恒。

  “新旧能源的发展一个关系着“双碳”目标,事关气候变化;一个关系着能源安全。我国石油和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很高,而风光资源禀赋很好,大力发展新能源符合人类的利益,也符合国家利益。同时科学发展必不可少,新能源需要电网智能化、储能、电力现货市场等配套发展,做到协同推进很重要,否则可能会出现供电和用电安全的问题。”他表示。

  新能源仍具备巨大发展机遇

  经过近年来的蓬勃发展,我国新能源市场从规模和技术水平上都取得了长足进步。全球能源转型的大趋势下,当前我国新能源发展处于怎样的阶段?未来是否仍存在巨大市场空间?

  “从机制上看,欧美等国家新能源发展也经历了补贴、配额绿证、绿电等阶段。我国目前也已开始推进绿电交易。但是,新能源发展还需要整个电力市场现货交易配合,这部分我国还需要进一步推进。未来现货交易需要能够将新能源、传统能源、调峰调频能力等因素结合在一起,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反应电力的供需、成本和品质。”黄秀杰认为,欧美新能源发展过程中的配额制目标提高促进绿电交易的方式,价差合同和PPA合同等合同方式值得我们学习。但是我国也要看清自身的资源禀赋,需要基于自身资源禀赋发展适合自己的能源体系。传统+新能源(风光核)互补、风光+氢、风光+电化学等都是可能的能源体系。

  他表示,新能源市场的发展机遇仍非常明确。新能源高速增长,带来了新能源原材料、设备、生产、运营等全产业链的机会。同时配套的调峰调频、智能微电网也将迎来发展机遇。此外新能源的发展也会推动绿证、CCER等绿色金融的发展。

  “如何提升效率、降低成本,仍是新能源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提升效率和降低硬件成本,主要依靠技术进步。像风机大型化,低风速利用,光伏的HJT技术等。但是非技术成本,诸如土地、融资、运维等成本也有待更好的解决。风光+电化学储能的能源体系,也可能会面临火电+CCUS、风光+氢、核电等能源体系的挑战,成本仍然是关键因素。”他说。

  “双碳”目标下,近年来新能源市场吸引大量资本涌入。

  对于目前市场是否存在过热情况的问题,黄秀杰也表示,之所以有大量资本涌入新能源,主要是看重未来40年新能源市场的高增长、高确定性。板块的投资热情很高,整个行业也在用业绩的高增长消化估值,但还没到过热状态,仍然是投资较好的选择。

  “新能源的技术迭代很快,在投资过程中,需要紧跟前沿技术,甄选真正有潜力的标的。”他表示。

  • 在线咨询
    • 有问题在此留言,资深老师一对一答疑!
    • 姓名:
    • 联系电话:
    •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