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城市: 全国北京天津山西湖北河北安徽吉林广西陕西海南甘肃黑龙江辽宁贵州山东上海浙江江西四川广东河南江苏 更多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小学教师 > 章节知识 > 正文

人力资源管理师实例解析题7

时间:2019-07-17

2019年下半年考试报名进行中,小编特编辑了相关资料,希望对您的考试有所帮助!

 规范劳务派遣用工从国企开刀

“我希望工会同志对这个问题的声音要再大一点!”俞正声话音一落,场下掌声雷动。在今天举行的政协上海市十一届四次会议首场大会发言后,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对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市总工会副主席肖堃涛的发言作了一个“回应”,他表示,规范劳务派遣用工行为要首先从国企和机关事业单位开刀。

劳务派遣用工无序化扩大

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劳务派遣一般在临时性、替代性工作岗位当中。肖堃涛表示,近年来劳务派遣的用工形式因为人工成本低,管理方便灵活等原因,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上海比较严峻的就业状况。但是由于缺乏与劳动合同法相配套的地方性法规和实施细则,加上市场监管乏力,呈现无序化扩大的趋势,扰乱了劳动力市场正常用工秩序,也损害了劳动者的经济权益。

调研后,肖堃涛发现,当前上海劳务派遣用工市场具有三个特征:一是行业分布广。劳务派遣工几乎遍布各行各业,包括各类企业和学校、医院和事业单位,涉及的职业、岗位门类齐全,甚至一些党政机关及其所属的事业单位也在大批量使用劳务派遣工。为了降低用工成本,不少用工单位采取能用劳务派遣工就尽量不用劳务合同工的策略。

二是人员范围大。劳务派遣工的使用几乎不分户籍,不分年龄,不分文化程度,不分技能素质,甚至许多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大学生也被纳入到劳务派遣工的行列。

三是所占比例高。据调查,2003年劳务派遣工占企业全部用工人数的28.3%,2006年上升至33.8%,2007年达到38.3%,2008年年初达到39.7%,最近两年仍呈上升趋势。从目前行业类型来看,制造业比例最高,占43.6%;从所有制类型来看,国有企业最高,占47.2%,个别企业甚至高达90%.

“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用不了几年,用工单位直接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这一基本用工制度将被劳务派遣用工制度所替代。”肖堃涛说。

上海市总工会对劳务派遣情况连续多年的跟踪调查显示,使用劳务派遣工的岗位中,真正符合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的“三性”要求的比例较小。最新一次调查显示,58%的劳务工认为自己的岗位是固定的,17%的劳务工认为自己的岗位是长期的,认为自己岗位是临时性、辅助性和替代性的分别只有18.5%、13.6%和4.1%.

肖堃涛表示,劳务派遣用工无序化扩大的趋势令人担忧,已经带来不少问题和隐患。一是同工不同酬,损害劳动者合法权益;二是用工单位、派遣单位和劳动者三方权责不清,导致劳动纠纷多发频发,影响职工队伍和社会稳定;三是不良企业竞相效仿,对遵纪守法企业造成不公,损害法律权威和政府形象;四是影响劳动者的技能素质提升,制约上海产业升级;五是导致社保基金收支失衡,影响社保可持续发展;六是加剧就业不稳定和危机感,激化劳动者对企业和社会的不满。

尽快制定《劳务派遣用工实施办法》

肖堃涛认为,造成劳务派遣用工行为扩大蔓延以致滥用局面的直接原因,就是用工单位降低经营成本、规避用工风险、维护体制内员工的既得利益。根本原因就是缺乏配套的地方性法规,市场监管不力。他表示,为给全体劳动者创造一个公平、体面、有尊严的劳动就业环境,必须加强市场监管和立法保护,规范劳务派遣用工行为,切实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为此提出了几点建议:

一是开展劳务派遣工情况专题调研。政府部门要通过调查,全面了解上海市劳务派遣工的现状、特点以及存在的突出问题和主要矛盾,研究制定相应的对策、措施,引导劳务派遣用工制度健康有序发展。

二是加强对劳务派遣用工行为的检查治理。政府部门要在调查的基础上,对明显超出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大量使用劳务派遣工的用工单位,进行执法检查和清理整顿,切实改变和扭转无序使用劳务派遣工的局面。禁止党政机关以人才派遣名义使用劳务派遣工,督促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贯彻《劳动法》,带头执行基本用工制度。

三是尽快制定《劳务派遣用工实施办法》,政府部门要牵头相关部门和单位,依据《劳动合同法》,尽快研究制定适合上海市经济社会发展要求的地方法规或规章。

上海应率先出台有关措施

在今天大会上发言的有14位政协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对两个发言进行了回应,其中之一就是肖堃涛的发言。他表示,虽然现在有的同志不断地说“公务员的工资六七年没涨了,该涨了”,但实际上公务员在缩小分配差距中不是主攻方向,应该控制公务员工资的增长速度。跟公务员相比,社会上还有很多收入很低的群体,比如退休工人和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很多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最低工资,按照正常的出勤算也就是最低工资标准”,而这种分配的差距是不可持续的。“有些问题的解决要有逐步的过程,参加工资的集体协商,工会要代表工人讲话,工厂的利润提高了,工资就应该涨,就应该有正常涨工资的机制。有些东西还要靠我们的产业结构调整,简单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上海要逐步退出。”俞正声说。

俞正声表示,上海面临最现实、最容易操作的问题除了最低工资的增长之外,就是要规范劳务派遣用工。他坦言,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也是有过程的,“劳动合同法刚出来的时候有些企业跟我讲他们劳动派遣工比例很大。我曾经问过宝钢,问过港务局,他们劳务派遣工的比例是40%以上。我也有过担心,劳务派遣工规范了以后,像这种大企业能不能平稳地运转?”

俞正声表示自己当时的顾虑是不应该的,“我们上海对这个问题应该率先出台有关的措施,为什么?劳务派遣工按法律规定就是临时性的、可替代性的和辅助性的岗位,这是法律规定的。我们到企业去看,甚至到一些很重要的企业。到开机床的技工边上一问,很多都是劳务派遣工,可他是技工!我到港口的码头上看望值班的调度人员,不是在办公室的,是码头上的调度人员,却都是劳务派遣工。”

俞正声的声音逐渐提高:“用低廉的价格来取得企业的利润,这种企业的利润是虚假的!是以扩大社会的矛盾为代价的!是以造成社会和谐发展隐患为代价的!企业利润很高,最后把社会矛盾的隐患都推到社会上去了,最后社会矛盾就加大了。我们的发展不能以牺牲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为代价,不能以扩大社会矛盾为代价,不能以破坏环境和浪费资源为代价。这是我们在实现科学发展中很基本的东西。从这个角度看,这种劳务派遣用工制度是非改不可的!”

俞正声再次给工会打气,“工会的发言我是完全赞成的。我认为我们有关部门在这个问题上行动是迟缓的,顾虑太多。我们哪怕搞一个试行意见也好啊!首先从国有企业开刀,国有企业应该承担社会责任,从机关事业单位开刀,机关事业单位不应该再搞这种事情了。否则上海工人阶级的产业大军最后还剩什么呢,最后积累的社会矛盾会怎么样呢?”

俞正声还表示,上海户籍制度的口子,特别是对一些产业工人或者企业骨干力量,口子开得太小了,不利于上海的团结稳定,不利于上海的发展,“他们天天在创造财富,但是他们没有能够融入上海。”他表示,大家都形成一个力量,可能更容易统一思想。

以上由学一网人力资源管理师考试网整理

 


Copyright © 2012-2019 教师资格证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23285号-1 触屏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