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好学通教师资格网!
你的位置: 主页 > 笔试辅导 > 每日一练 > 正文
2019年人力资源管理师案例分析考前模拟冲刺试题3
发布时间:2019-07-12   好学通教师资格网

为了帮助考生系统的复习,全面的了解的相关重点,小编特编辑汇总了,希望对您参加本次考试有所帮助!

 新“新鲜”之旅

 精神的短发,淡色的格子套裙,里面衬着一件黑色蕾丝花边内衣,王佳芬看上去很愉悦。她在一个不大的会议室里和我们会面。隔壁是她不大的新办公室,一张办公桌,一个空书架,墙上挂着浅绿的玻璃写板。

这是5月8日,这位“乳业女王”加盟纪源资本做合伙人、正式开始其崭新的VC生涯的第四天。在这前后,王佳芬跟纪源一合伙人一起去看投资项目。那位被“看”的企业家向王的同伴惊叹:“你们把王佳芬请来了?!”

两个多月前,王辞去了光明乳业(8.96,0.20,2.28%,吧)董事长职务,彻底从光明退休。从国企退休的掌门人很多,但王也许是中国商界由传统行业国企掌门人转型来做VC的“第一人”。在这之前,由实业界转型VC的大多是海归创业派,接受过VC的投资,且主要集中在IT、电信、互联网等领域。沈南鹏、丁健、田溯宁、吴鹰、雷军、唐越、邵亦波、朱敏、邓峰等无不如此。

王是其中的国企派,也是这当中寥寥无几的女性之一。去年9月,马雪征,联想集团的前CFO退休后,也加盟了私募股权基金TPG.不过,这些转型样板对王并没多大影响,她对他们并不熟悉,也没有咨询过他们。即使是同样出身快速消费品行业的风投家何伯权,王也没跟他交道过。王能记得的“样板”只是段永平。在这次采访中,她向《中国企业家》说道:“你们以前报道了段永平,说一批企业家去做投资家了。”但她当时觉得这些跟她没关系。现在她被朋友们告知:一批退休的企业家转型VC将是时代的潮流。

但王说她并不是为了赶时髦。说到自己的转型,王用了五个字来描述:“命运的安排。”

告别光明

2007年1月24日,王佳芬辞去了光明乳业总经理的职务,保留了董事长一职。辞呈是王于2006年12月向董事会主动提出的。当时达能刚刚宣布离开光明转而与蒙牛合作。王佳芬认为自己来领导这场跟达能、跟蒙牛的战役完全没有问题,但从光明的长远考虑,她觉得此时正值将接班人推出来的时机。“未来三年将是一场很惨烈的恶战。战争让人得到锻炼。总经理是实践中、打拼中打出来的。”另一方面王也知道自己不得不退。2006年8月新成立的光明集团规定了55岁退休的年限,当时王刚刚到年龄。由于有个交接过渡期,她知道一年多以后,自己就要离开光明。

那时,和光明15年的感情与联系成为她心头难以消解的压力。

有朋友劝王写书。王接受了提议,写写停停,最终完成了17万字的写作(《新鲜——我和光明15年》一书在她3月卸职董事长一职前后出版)。“通过写书来总结在光明所做的事情,并在写的过程中了结对光明的情感。”

排遣情怀的另一个积极方式是投身于社会活动。王佳芬出任上海市女企业家协会会长后的重要举措之一是组建合唱团。那天,合唱团要求团员们每人用3分钟来讲讲各自参加合唱团的意义时,王佳芬说:“我非常感谢合唱团,它伴随我走过人生很关键的一刻。从总裁到董事长,没有歌唱和歌声我可能很难走出这一阶段。合唱团跟我的人生联系在一起。”

王跟记者转述这一段时,眼里有泪光泛动。她说她有跟那些即将退休的国有企业领导人分享心得的欲望,“我就想跟国企50岁以上的人分享,我是怎么走过的,你们应该怎样规划人生。”

与VC的亲密接触

从王佳芬宣布卸任总经理之后,开始不断地有VC来找王。“一开始我很好奇。我不拒绝,很认真地听。谈了两三次,知道了他们干什么。”第一次觉得很新鲜,第二次觉得很好奇。王逐渐觉得这是一个有意思的行业。

在王看来,光明这些年来也是通过不断的收购兼并发展壮大的。1995年,光明在内蒙古兼并了当时国内最大的奶粉公司。在收购中也要像VC一样用到谈判和估值。王甚至还尝试在乳业之外进行投资收购。2002年A股上市后,王曾找来两个做投资的人,准备组建一个投资公司。只因股东的反对,投资公司流产。“王总,很可惜,给你的舞台还太小。” 光明的战略总监曾如此对王说道。

“我愿意去理解这种公司,他们是怎么运行模式,听下来,还是蛮喜欢这种公司的。”

曾有VC对王说:“王总,这么多年,你拿那么一点钱,很不公平。”王不以为然道:“我永远跟我同年代的人比较,跟他们相比,我是最幸运的。”接下来,该VC给王佳芬说,我们全是从商业利益出发,怎么怎么激励人。王听后觉得也不错:“我很满足,不等于每个人很满足。这套机制如果能让人兴奋,让人愿意干活,那一定是很好的机制。”

在光明担任一把手期间,王曾想过通过机制促使人们去干活。光明拥有自己的完整的产业链条,包括奶源、冷链、物流、便利店等,王曾力排众议,给管理层一定股份,促使他们去做大做强,做出独立的品牌。2003年前后,王佳芬在光明推行了内部创业。创业项目有营养品、学生奶、果汁、奶酪等。光明卖给管理团队5%的股权,每年利润的20%归管理团队所有。虽然这些项目,最终成功的只有奶酪,但年轻人那种被激发的创业热情却让王佳芬记忆犹新。

帮助企业成长的理念也让王佳芬觉得特别有意义。不过,那时,王还是拒绝了VC的邀请:“我是光明的董事长。虽然我觉得这个行业很新鲜,也很有价值,但(让我现在加盟你们)不可能。”

一家VC希望王能先了解了解他们,并邀请王做他所投资的一个企业的独立董事。咨询过自己的律师后,王最终做了上述企业的独立董事。不过,谨慎的王还是给该VC打电话道:“我不是答应你,是企业的CEO邀请我做独立董事的。”

在此之前,王曾任过两家有国企背景的公司的独立董事。王切身体会到两者的差异。“过去,那些公司怕我去开董事会,他们认为我讲话尖锐,甚至让人叫我别开口说话。”那种不说话的董事很不符合王佳芬的知无不言的性格。而在这家完全市场化的董事会,王佳芬的意见得到了尊重,并发挥着作用。这让王觉得自己的价值得到了认可。

佳芬的选择

私下里,王还是考虑过退休后何去何从。王咨询过弟弟和丈夫的意见。丈夫觉得妻子是个闲不住的人,很支持其去做风险投资。而在王卸任董事长后,也有上海当地的大的实业集团邀请王加盟。王的弟弟为王画了一个表格,横纵列表,列出王佳芬未来各种可能选择的利弊,并为此表取名为“佳芬的选择”。

如果不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王佳芬退休后很可能就去了上面那家追她追得很紧的VC.

这个程咬金就是卓福民。

紧邻王的是纪源另一个合伙人卓福民的办公室。同样的面积,同样的家具,只是摆设不同。此外,墙壁上已贴着字画,书架上陈列了书。陪伴主人的还有各类高尔夫球赛的奖杯。卓比王早两个月搬进办公室。卓正是王佳芬命运中的重要人物。

卓与王相识18年,是王的老领导。1990年,卓与王是党校的同学,当时卓在上海市体改委工作,王是上海农场局的工业处处长。卓主抓体制改革的试点工作,王积极。后来卓担任了上海实业的CEO,王去了上海牛奶厂。1996年,双方携手开始了体制改革的实践。上海实业和上海牛奶厂各占50%的股权合资成立光明乳业(8.96,0.20,2.28%,吧)有限责任公司。卓是光明的股东和董事长,王任总经理。在此期间,卓给了王很大支持。

2007年,卓福民曾给王佳芬打了个招呼,让她退休后去他那里。不过王心里却有个结,她总感觉“那是卓总可怜我,看我退休后没事干,收留我,让我去养老”。自尊心强的王并没怎么考虑卓总的建议。她希望让社会来承认她的价值。

后来,卓福民加入GGV.原GGV的三位合伙人吴家麟、符绩勋、李宏玮去邀请王加盟。王心里的那个结还是没解开。最后,卓说话了:“我们基金是不会同情人、不会可怜人的。让你来做事,是因为觉得你有价值,才请你来。”卓坚定地邀请王加盟,总算解开了王的心结。

卓在6年前就走了王今天所走的转型道路。2002年,卓离开了上实,应当时的新加坡祥峰总裁李庆南邀请筹建了祥峰中国投资基金。此后,卓创立了人民币基金思格。直到后来,加入GGV.GGV中文改名为纪源,寓意开拓新纪元。促使王加盟纪源的直接原因是与卓的情谊。除此之外,打动王的是,纪源资本的团队立志做个百年老店。王说道:“我第一次听说基金也有做百年的。”吸引王的还有这家基金的治理结构,集体领导,没有谁是行政上的一把手。

卓还向王描述了这家基金国际的视野、本土的智慧。这家同时拥有人民币、美元的基金,曾聚焦在TMT领域的基金正向农村城镇化引发的更广泛的产业变革领域和国企体制改革中寻找机会。王认为,自己的国企经验和快速消费品行业的经验将会发挥作用。

而卓在谈起为什么选择王佳芬时,则如数家珍:“第一非常执着;第二执行力很强;第三学习能力很强;第四有比较强的决策能力。”而这每一个优点,卓都可以举出相应的小例子。卓认为私募股权必须给企业带去增值服务,帮助其薄弱之处,这都需要有实际经验的人来干。王正是难得的合适人选。“她原来是自己亲临第一线,有充分的经验。她用失败的教训、成功的经验,去培训企业家。”简单地说就是企业家的教练。

在硅谷,拥有数十年企业经验的VC比比皆是,在传统上,他们投资的地理半径也就两个小时车程。在中国,土地辽阔,VC大多还是在前线冲锋陷阵,整天飞来飞去地遍地找项目。纪源在这方面做了大胆尝试。“找项目、谈判、弄合同、算账、管理企业,一步步来,不要一下给她增加太多压力。”卓福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发挥最重要的作用,他认为王佳芬可在投资的后道工序上多发挥作用。王认为自己还可以做更多,比如推动两个团队更和谐。毕竟,卓福民原有的团队和原GGV的团队也是才整合在一起。

不过,毕竟,还是没有做过风险投资。好强的王佳芬准备怎么应对这种转型压力呢?

王从唱歌中受到了启发。“原来,我们三声部总是唱不上去。大家都很紧张。后来我们把笑肌抬上去,露出八颗牙齿,就唱好了。”对于转型做风险投资,她也认为要“用轻松的心”。“我本来就是普通的人,不要期望过高。能做多少算多少。我肯定不会不做。”

56岁的王佳芬也觉得自己“生理上还没觉得老,不用戴老花眼镜。每天晚上12点、半夜一两点才睡觉”。她每天携带的笔记本,除了记录谈话收获外,也开始记上了自己的感受。

这是王佳芬继光明之后的又一个新鲜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