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城市: 全国北京天津山西湖北河北安徽吉林广西陕西海南甘肃黑龙江辽宁贵州山东上海浙江江西四川广东河南江苏 更多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笔试辅导 > 易考点 > 正文

2019年人力资源管理师案例分析考前模拟冲刺试题2

时间:2019-07-12

为了帮助考生系统的复习,全面的了解的相关重点,小编特编辑汇总了,希望对您参加本次考试有所帮助!

: 鸿沟中的张茵

 就像地壳深处各种势能的挤撞与奔突令大地突然裂开一道沟壑,中国商业社会前二三十年发展积攒下来的各种能量,相互纠结与冲撞,在某个时刻,在大企业与社会公众之间也刻划下一道深深的鸿沟。很不幸,张茵和玖龙纸业在无知无觉中刚好走到了这道鸿沟开裂处。

有两个“无形契约”在消解、破裂。

一个是此前二十多年中国经济神话所依赖的掠夺式利用自然资源和廉价劳动力模式,基本上被包括商界人士在内的各方认为是绝不再可取的。所有从既往老路走来并且还在路径信赖的大企业,必会遭到社会公众与资本市场的双重“抛售”。人们怀疑:大企业的利润创造、股东收益增长是在跟员工和社会福利的提升同步吗?

一个是“中国制造”国际形象受到贬抑。在2007年“毒大米”、“毒玩具”等负面消息爆发之前,大部分海外市场乐于不保留地接纳物美价廉的中国轻工产品。当然,现在世界仍然乐于接纳,但不管是国际品牌商还是海外消费者,都在实际运营中或舆论上,给“中国制造”提高了进入的门槛。事实上,关于“血汗工厂”、不环保的指责,最先就源于海外一些NGO组织。

前20多年创业的成功将中国“女首富”的桂冠一度戴在张茵头上。张茵很惶恐,IPO让她平添压力。但她起初以为最大的压力来自纯商业方面:如何快速扩充产能、在成本加大的情况下保持利润率,却没想到是在商业伦理上被绊住了脚,被斥为“点血成金”。张茵,一个生活在自信自我世界里又快人快语的女人,一时掉落于横亘在企业家和公众之间的“信任鸿沟”里。

大公司和社会公众之间的“信任鸿沟”并不只在中国纵横。美国社会,大企业与社会公众间情感认知的对立,在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20世纪60年代的社会运动时期都尖锐过;日本公众也曾随着日本企业走向海外而本土空心化而指斥——大公司股东利益的日益丰厚不等于日本民众福祉的增加。商业气候突变、企业家公众形象不佳、某个思想潮流勃兴,甚至一个谣言的流传,都会加剧“信任鸿沟”。可惜的是,张茵在半年前,对这道“鸿沟”的认识与预知似乎还不够真切。

最新的消息是,在四川汶川爆发了5.12大地震后次日,张茵即让玖龙纸业认捐1000万元,是在此次抗震减灾捐款行动中行动最快的民营企业家之一。不过,很快又有相应说法,说她之所以反应那么快、也掏得不少,跟她急于洗刷“血汗工厂”的坏名声有关。

“鸿沟”以何填平?

玖龙纸业办公大厦顶层的摆设混杂着世俗与宗教的图腾。走出电梯,迎面是朵大理石雕刻的白莲,后面那间敞亮的董事长办公室门前摆了两个铜像,左面是关公,镌刻着“千古之英”,右面是财神,铭文为“招财进宝。”而穿过一个隐密的拐角能发现布置精巧的佛堂,供奉着观音菩萨和佛祖。

顶层的主人也混杂着多种气质:爽朗、情绪化、精明与草根气质。51岁的她个头不高,背微弓,圆脸,短发,目光明亮,挂着无拘无束的笑容,说话在东北口音的和广东话之间切换。站在她王国的最高点向下俯瞰,东莞麻涌镇尽收眼底。翠绿的香蕉林环抱着淡蓝的厂房,“斯太尔”牌大卡车鱼贯而行,一派大工业气象,这里是全球纸板生产设备最集中的基地。

玖龙纸业(2689.HK)创始人、董事长张茵是个饶有意味的企业家样本。2008年之前,她是迅速崛起的“女首富”、环保英雄。在男性主导的商业世界,她故事中蕴含的商业眼光、意志和力量令人印象深刻。但进入2008年,她突然成为一个完美的靶子,陷入一个又一个舆论漩涡。“提案门”一波未平,“血汗门”一波又起,媒体、公众甚至部分员工都将她视作敌人,玖龙纸业被斥为“血汗工厂”,她的创富故事被重新解读为“点血成金”。而资本市场投资者也“用脚投票”,表达他们对玖龙纸业公布的2007年中期业绩的不满,基金们的“洗仓”导致玖龙纸业股价于3月17日一日跌价40%!

从员工、公众到投资者,张茵和玖龙纸业在半年内顿然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成为众矢之的。

张本人不是一个能高明自如、了无痕迹地把控自己喜怒情绪的人。在大部分时间里,她躲避着媒体的追逐,声称不愿卷入“口水仗”;而在《中国企业家》跟她的若干次照面、对话中,她却每每忍不住、迅速地陷到激动、愤怒的状态里。她认为现在中国社会的媒体与公众心态都有点问题,“搞房地产的受质疑,偷税漏税的受质疑,我一个拣破烂出来的,还是在国外拣破烂出来的也受质疑?老是以‘富人’、‘穷人’这样的语言,头脑简单地猛吵。”她有“受伤感”。何况舆论的指责传导到玖龙的投资者、客户处,给玖龙的经营运作带来了直接的压力——现实地来看,这是她最难承受和消化的。

但是在将玖龙评为“血汗工厂”的香港民间组织SACOM眼中,张茵与玖龙绝非真正的受损者。“近来港企经商环境艰难是事实,但改革开放30年,农民工一直面对欠薪、工伤职业病、留守儿童等问题,现时因原材料和汇率上升造成的额外成本,没有理由再要由农民工承担。”SACOM负责人梁柏能博士在给《中国企业家》的邮件中写道,“香港商人需要以科技和管理优势去解决自己的问题,而非以反对中央政府劳工立法的方式,把成本转嫁给农民工,从而使自己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拦路虎。”

如果时光倒退仅仅5年,企业家和劳动者及公众间的“信任鸿沟”都不像今天这么巨大,双方不会像今天这样均有强烈的受挫感、被损害感。

对于张茵来说,这道“鸿沟”是从2007年底《劳动合同法》将要实施前,赫然陈列在她面前的。而其时她并不自知——当时玖龙暴露出来的麻烦,不过是在接下来半年时间里,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提案门”

2007年12月13日,上午8点,东莞麻涌玖龙纸业600名休班工人并没有像平常一样在宿舍休息,而是情绪激动地聚集在厂门口公路上。导火索是一份新劳动合同,根据此合同,清洁、卫生等辅助型、非技术工人将整体外包给专业服务管理公司管理,工人过往工龄一笔勾销,另外,新劳动合同也将与劳务公司签署。玖龙在麻涌共有工人7000多名,受新管理制度波及的有2000余名,抗议者多来自原料部,那是一个在循环造纸工业中相对劳动条件最差的部门。

12月14日,玖龙纸业(2689.HK)股票受罢工事件拖累下挫5.6%.张茵解释这是场误会,而降低薪水、解雇临时工则“纯属谣言”。之后玖龙又表明,仍会以公司名义直接与员工签订合同。

2007年元旦前后,东莞发生罢工的企业并非玖龙一家,而且当时有华为万人大辞职风波“肇事”在前,规模更大、目标更为显着,故玖龙的罢工风波很快平息,但它如同电影镜头里快速闪过的手枪,将在之后的剧情发展中扣动扳机。这件事对张茵颇有触动,“春节前我和东莞工会的一位领导打了招呼,希望节后请他来给东莞、太仓、天津、重庆四个基地的负责人讲课,看看按照《劳动合同法》我们还有哪些方面需要完善。”她告诉《中国企业家》说。

春节过后,张茵赴美国去看望儿子,呆了一个多月,直到“两会”前才归来,着手准备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提案。也许是三个月前的罢工事件令她记忆犹新,也许是耳闻目睹了周遭数家珠三角企业叫苦连天的状况,她在提案中建议完善《劳动合同法》,取消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以3-5年的有限劳动合同取而代之。此外,《劳动合同法》对劳动者擅自提前解除合同的法律责任应有所规定。第二项提案是降低高收入者税赋,把月薪10万元以上的最高累进税率从45%减至30%.第三项建议鼓励对企业进口先进高效的节能环保设施,给予5-7年的免征进口关税和增值税的过渡期限。

“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无论对资方和劳动者都是一种压力。一签合同,消极怠工的人你解雇不了他,有能力的员工你要跟他签长期合同,他也未必愿意跟你签。”张茵说。她在美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原料纸出口企业中南公司,在那里要解雇一个人,她只要给对方几个月的补偿金就可以了。“现在《劳动合同法》很大部分都是参考欧洲的,但中国情况与欧州还是不一样。”

张茵称,她准备提案时与丈夫刘名中和弟弟张成飞都商量过,刘、张二人也都是公司高管。对即将造成的轰动张茵毫无心理准备,“只是一个提案,给国家提个建议。政协委员上提案很正常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觉得作为政协委员,你就应该去提些有分量的东西,要不然只是带一个牌去开几天会然后就回来?我觉得一个委员不应该这么去做吧?”她在行李箱里放上运动衣和球鞋,会要开11天,她和刘名中说平时难得休息,正好借这段时间早上起来运动运动,中午睡个午觉。3月2日临行前,与每年一样,她还就提案欣然接受了广东媒体的采访,然后进京了。

接下来的11天,她没有心情把运动衣拿出来。

这份提案击中了中国劳资界最敏感的神经。作为一个意在保护劳方权益的《劳动合同法》,当时已在社会各界引起激辩。提案一经披露犹如火上浇油。因玖龙亚洲最大包装纸生产商的地位和围绕张茵“女首富”的耀眼光环,影响迅速发散,批评接踵而至。

3月4日,政协会议开幕第二天,一位教育界的女政协委员对张茵提出尖锐质疑,“政协委员应该有一个定位,你既然处在这个平台上,话语就不能只代表你所处的利益集团。”此后,张茵在舆论中被彻底摆到了劳方对立面,这让她感到冤枉和愤怒,实际第一项建议中她还提出《劳动合同法》要加大力度保护低收入人群,制定并提高当地最低工资水平。在争论中这一条被有意无意忽略了。期间她接受过几次媒体采访,力图澄清自己的立场是保证和平衡正常的劳资关系,并非出于个人利益,“玖龙是资金密集型企业而不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但每一次反驳都引来更多口水。

一位参加政协会议的地方政府官员告诉《中国企业家》,会议上谈到张茵提案时气氛相当平和,“基于这个提案本身有争论,但很少有人觉得这样的提案不应该出现。”但在互联网上,张茵已成众矢之的。会期过半,广东省总工会召开新闻发布会,省总工会副主席孔祥鸿公开宣言,愿意就《劳动合同法》和张茵委员公开辩论。“PK”这一随着超女流行的词汇被沿用至此,某网站留言栏里,支持孔祥鸿PK张茵的投票数达到3594票,反对数为0.

省工会办公室的电话响个不停,都是找孔祥鸿的,多数是广东省工人打来的,其中没有一个与玖龙纸业有任何关系,只是得知还有这么一个公开站出来替工人说话的人,激动之余表示感激。“很多工人已经退休了,抓住电话和我们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不肯放,边聊边哭。”省工会一位姓邝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企业家》。孔祥鸿,很多人记住了这个名字,张茵也是,但是她没有迎战,答复是“没必要也没时间”。不过接下来我们还会看到,40天后,孔祥鸿的角色将发生戏剧性的改变。

突发的风暴搞得张疲于应付,真正让她头痛的是基金开始抛出玖龙的股票,他们推测她可能会因提案招惹上很大麻烦,“你为什么要上这样的提案?!”每天,张茵都要接到几个这样的电话。有投资者判断来自政府的力量会对张茵“秋后算账”,担心玖龙以后项目批文会被卡住,还有投资者听说张茵“已经被抓起来了”。她竭力告诉对方,“‘世界工厂’难道对你没有意义吗?中国20年来走到今天,维护它在制造业的竞争力会让全世界都受益。我的提案目的就是如此。”

“两会”期间,玖龙纸业股价跌了近10%,“两会”结束后3天就是公布年报的日子。她努力从焦点中挣脱,公司高管也劝她,“董事长不要再讲了。”3月14日,政协会议闭幕,《中国企业家》记者拨通张茵的电话,电话那端,她说:“今天上午我已经通过媒体做结束语了,不再接受任何采访。你看到我的结束语吗?觉得怎么样?”她说她马上要去为玖龙发债做全球路演,婉拒了《中国企业家》的采访。

如果不是此后招来了SACOM对她及她身后的企业的高度关注,张茵在政协会议上的表现,其是非风波也就到此为止了,人们日后或许只会说:哦,张茵提案最大的意义,是它成为了中国政治日趋民主昌明的一个佐证。但“血汗门”风波又接踵而至。

“血汗门”

香港旺角一座租金便宜的居民楼里,聚集着几个满腔热血的年轻人。他们就是香港民间团体SACOM,全称是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Students and Scholars against Corporate Misbehavior),全职工作人员只有3个,余者均为义工。

SACOM之前的调查对象都是跨国公司,先后发布了《致佐丹奴的的公开信∶要求改善和监察外判工厂工人待遇》、《致迪斯尼:找回米奇的良心》等报告,他们认为跨国资本在整个生产和消费过程中有最大的议价能力,并赚取了最大份额的利润,应该检讨订货模式及付出成本来改善“血汗工厂”问题。

玖龙纸业是主动撞上枪口的目标。“2008年中国大陆要实行《劳动合同法》,这件事在香港引起了铺天盖地的讨论,但都是说合同法对企业的影响、如何增加成本等等,我们觉得香港企业实在太过分,他们是珠三角最早的投资者,享受了多年的低成本,现在发展到一个程度,中央政府只是希望平衡一下劳工关系,他们怎么能这么无耻?”SACOM新闻发言人丘梓蕙告诉《中国企业家》,“香港从没有人关注过香港资本在内地的行为,既然张茵在两会时高调反对《劳动合同法》,我们就想到她的企业去看看她做得到底如何。”

最初,SACOM从网络上搜寻信息,看到了去年的罢工事件,看到了玖龙工人的不满,为核实真假,他们组织了一个调查小组,一半是同学,另一半是调查中认识的工人,前后去过多次。学生无法进入工厂,主要靠在工厂周边访谈获得信息,工人还带出了大量在厂内偷拍的照片。“与其他企业工人相比,玖龙的工人更无奈,因为工厂控制力强。”丘梓蕙说,多数工人面对一些简单的问题,例如家乡在何处都不愿意回答。

4月12日,《2008年首季香港上市企业内地血汗工厂报告》出炉,还有一个颇具杀伤力的副标题:“‘女首富’张茵的玖龙纸业如何剥削中国工人以及另外四间港资企业的恶劣工作条件──《劳动合同法》绝非可有可无!”,报告中说玖龙纸业工伤事故严重,“月月有工伤,季季有死人”;劳动条件恶劣,不提供劳保用品如手套、帽子、鞋子、防护眼镜等;经常巨额罚款,《员工手册》共有87条罚款规则等等,直指玖龙为“港企之耻”,认为张茵应辞去政协委员之职。

4月14日SACOM成员到玖龙香港办公室抗议,玖龙公关公司说张茵等所有高层都不在香港,无法回应。过了很久,才派一个自称玖龙员工的人出来接请愿信。SACOM希望能有一个沟通或回复的时间表,对方的答复是“会转达”。

玖龙低估了NGO的力量。报告次日向内地媒体公开,4月17日SACOM还将报告塞到了玖龙主要客户和投资者的信箱,更大的风暴席卷而来。王坚东,玖龙行政部经理兼工会主席,SACOM报告中的数项指责都属于他的工作范围,上班时他接到妻子电话“你看到报道没有?玖龙纸业怎么了?”他赶紧上网,第一感觉如吃了黄连。和他一样,当时整个玖龙都被报告“闷”在那里。

张茵的确在美国,且正在为新一轮融资路演忐忑不安。3月17日中午,玖龙纸业公布了截至2007年12月底的中期业绩,下午股价就大幅下挫,日跌幅达到40.28%.股价暴跌源于花旗、里昂及法国巴黎银行曾分别预测玖龙纸业的中期盈利可达到11.42亿元、12.5亿元及13.3亿元,结果实际盈利仍比最低预测少了约8580万元,而且毛利率与前年相比也有所下降。以受次贷风波影响的金融环境以及刚刚公布的业绩,能否成功实现中国民营企业首次在国际资本市场发行投资级债券,对玖龙来说是个未知数。同时,玖龙纸业正谋求收购越南一家名为正阳造纸厂的控股权,成为越南最大的包装纸生产商。

“那是风吹头发我都害怕的日子,”张茵语速极快地回忆,“这时SACOM一下子冲上来了。”在网上看到报告的全文,她一下就哭了。“从前离婚时我曾告诉自己以后再不能哭。这是第一次。”

“冤,太冤了!应该去和同类型的企业做横向比较嘛,‘血汗工厂’,怎么能这么定位我?!”

东莞麻涌每天都有数十个记者在工厂附近徘徊,还有人换上了玖龙的工装去工厂内部拍照。玖龙人心惶惶,张茵和律师商量后决定暂不对外界作出任何反应。“这个时候我发现不能去请人来澄清,你找到的人说话谁会信呀?”

SACOM也将报告寄给了全国总工会、广东省总工会、广东省各相关政府部门,但没有收到回函,政府似乎在静观其变。这个微妙时刻,省总工会副主席孔祥鸿又出现了。

“玖龙管理有漏洞,但并非血汗工厂。”孔祥鸿一字一句地对媒体说,几日后,他又重申,“玖龙绝对不是血汗工厂”。这是孔两次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据参与调查者透露,第一次采用了暗访形式,调查组成员没有通知玖龙,像记者一样换上工装进入工厂,第二次调查则正面联系了工会主席王坚东。

孔祥鸿的表态将批评引向了自身,他刚刚建立起的为工人仗义执言形象受到质疑。在省工会,孔祥鸿坚拒了《中国企业家》的采访要求,据孔的同事透露,孔性格直爽火爆,“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总工会是否传递了政府的态度?孔曾对媒体强调,要给企业机会让它整改,而不是一出手就要把它整死,他还认为“SACOM是有组织地诋毁内地企业”,而证据就是“他们把对企业的调查发给汇丰、NIKE等知名企业,目的是为了抵制内地企业的股票与货品。”让大工业企业能有机会和时间完善管理,不受到伤筋动骨的伤害,可能是官方希望看到的结果——毕竟,在整个春天,关于珠三角制造企业外迁、东莞企业用童工的消息与讨论令本地政府颇感压力,大至珠三角、小至东莞已前所未有的脆弱。

总工会表态后,地方政府也行动起来,东莞市组成调查组,来玖龙“把鸡毛蒜皮的信息都拿走了”。

4月底,张茵归来,她已成功完成3亿美元融资,越南收购也几成定局。

4月28日。玖龙纸业在东莞总部开大会,张茵宣读了《致全体员工的公开信》,“我非常痛心,万万没有想到‘血汗工厂’会加在我们身上……”随后,这封信被贴到各基地厂区中,要求职工学习董事长讲话,并写出学习体会。《中国企业家》记者在玖龙纸业重庆基地暗访时,见到了该基地热电部几个员工写的材料,有的写“在玖龙只感到身体的累,没有感到心理的累”;有的含蓄地表达了不满,如员工写道:“我在玖龙工作26个月后,公司终于为我缴纳社会保险了,让我终于体会到了工厂如家的温暖”云云;关于SACOM报告中提到的较严重的罚款问题,一部分员工说自己没有怎么被罚过,另外有员工认为,这说明“玖龙的制度设计很完善,罚款很严厉,那么员工就不敢犯错误了。”

几日后,省工会致电张茵,要来跟玖龙核对一些调查数据,这些数据证明玖龙并非所谓的“血汗工厂”。接到这个电话,张说她终于“哇”地一声哭出来,“眼泪哗哗的”。据她说,政协会议后她跟孔祥鸿所谓的PK后根本就没有照过面,在SACOM报告出来后,省总工会和孔祥鸿能做出那样的表态,她非常感动。在当时所有的报道里,“我惟一能看得下眼的报道就这个,看了无数遍、反复地看,这是对玖龙说了一句公道话的惟一报道,是雪中送炭。”

“这么大一个企业发展这么快,你总得给我时间,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再多给一点,有问题提出来,你让我去整改,我早有计划去整改的,但像SACOM这样拿炮轰我,我心里很难过。”在接受采访时,张激动地敲着桌面。

“如果是一个中型的工厂,我们也可以多理解一些,因为资本不足嘛。” SACOM的丘梓蕙说,“玖龙的特殊性是这么大一个企业,董事长是这么着名的企业家,它的用工情况和它的规模不匹配,张茵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Copyright © 2012-2019 教师资格证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23285号-1 触屏版

Top